(1 / 2)

    翌日的朝会,百官皆是能感受到皇帝近乎实质性的愤怒。

    他们此刻也都才明白过来,齐州竟然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百姓暴动,匪被截杀。

    还是在长安城外,天子脚下。

    百官皆是不敢言语,他们也害怕自己此刻会触怒皇帝。

    “你们倒是说说,是什么人,敢有如此天大的胆子。”

    “还有,齐州的百姓,为何会突然暴动?”皇帝站在太极殿上,怒视着眼前百官。

    百官们也不知道生了什么,齐州的百姓竟然会生暴动。

    还有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在长安城外截杀匪。

    太极殿上百官噤若寒蝉。

    皇帝见到百官皆是不做声,这下心里更是愤怒。

    如此目无王法的事情,眼前这些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当真是可恶至极。

    “怎么,连话都没人敢说了?”皇帝问话,神色俨然已经到了爆的边缘。

    房玄龄不知道皇帝昨日跟赵辰谈的怎么样,但皇帝此刻的表现,让他很是不知所措。

    皇帝如此大张旗鼓的问责齐州的事情,莫不是担心齐州的官员不知此事?

    之前不是说好,要小心谨慎行事。

    怎么突然就如此大张旗鼓?

    “陛下,齐州到底生了什么事情,还需要派人去调查。”

    “我们……”

    “派人调查?”

    “等你们调查完了,黄花菜都凉了。”

    “齐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朕要亲自过去调查。”

    “明日,朕会亲自去往齐州,给齐州大小官员传旨,犯了事的,让他们把棺材准备好。”皇帝冷声打断了房玄龄的话。

    房玄龄心中一惊。

    他也是没想到,皇帝竟然要亲自去往齐州。

    齐州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皇帝去了,说不定就有危险。

    而且,就算是皇帝没有危险,那皇帝这样大张旗鼓的去往齐州,齐州的官员怎么可能会露出马脚。

    这好像跟他们昨天商议的不太一样。

    还有,为何赵辰今日连朝会都没有来?

    房玄龄搞不懂,只是满脸错愕的望着皇帝。

    百官也是懵了。

    皇帝亲自去往齐州,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可怎么办?

    “陛下,齐州目前情况不明,还是先派人去了解情况……”有官员开口劝道。

    “情况不明,朕就是要亲自去查明真相。”

    “另外,刑部和大理寺,抓紧追查杀害四名衙役和两名匪的凶手。”皇帝冷冷说道。

    魏征皱着眉头,他觉着今日的皇帝有些奇怪。

    目光看向一旁的房玄龄,见房玄龄也是满脸疑惑的望着皇帝。

    魏征心里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明日朕离朝之后,朝廷大事由汉王、房相、魏相共同商议,若有不决,可派人给朕递折子。”皇帝的一句话,更是让百官感到意外。

    他们都以为,皇帝既然要出行,那必定是会带着赵辰的。

    但皇帝方才话的意思,似乎是说,此次赵辰不会与皇帝同行。

    赵辰要留在长安。

    “陛下……”

    “臣遵旨。”房玄龄刚想说什么,便听到魏征答应下来。

    房玄龄疑惑的看着魏征,又听魏征与皇帝拱手道:“启禀陛下,汉王殿下连户部的事务都是交给手下人去处置,他一直呆在长安军事学院,怕是不会时常来到皇城,若是有事……”

    “有事你自己去长安军事学院找他就是,这还用朕教你?”皇帝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