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迷宫里凭空响起了说话的声音,在空寂的鬼屋迷宫里显得格外突兀。

“你们看,这个人死的好惨。”

“咦?”

声音戛然而止。

庆尘皱眉看向声音来处,距离实在太远了,他也听不清对方说的什么。

若不是他有龙鱼加持的听力,根本听不到这些声音。

可这个时候谁会突然到鬼屋迷宫来?按理说,跟他一批到来的应该都已经死了才对。

而且,这些人不像是从外面来的,反而更像是一直就在游乐园里的‘鬼’!

庆尘立刻带着陈余回去,一起四处搜寻刚刚的说话声,但什么都没有找到。

是自己精神污染之后幻听了吗?

会不会是自己穿越过山车闸机时再次触犯了规则,所以重新被精神污染了,但当他找到自己的皮划艇时,忽然发现皮划艇被人移动过位置。

对方拿起了皮划艇,意识到不对后小心翼翼的放了回来,但对于庆尘来说,动过就是动过了,没人能重新严丝合缝的放回原位。

而且,这个迷宫里所有嵌在墙壁上的尸体,都已经消失了,仿佛被什么未知的存在,拖进了黑暗的深渊里。

庆尘左右四顾,他想起先前自己在闸机里看到的绿色眼球,还有刚进银杏乐园的那条峡谷里,山壁上传来的低笑声……这游乐园里难不成真的住着一群鬼?

下一刻庆尘侧坐在青牛背上飞了起来,俯瞰着整个迷宫。还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此刻,庆尘坐在青牛背上,陈余抓着牛蹄子,手里还拎着个皮划艇,看起来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他对着空荡荡的迷宫大喊:“别跑啊,出来聊聊,这鬼屋该怎么出去?!”

可是没有鬼出来搭理他。“这些鬼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说明鬼屋迷宫内部本身就存在着一個出入口,”庆尘判断着:“难道是什么员工通道吗?”

下一刻,庆尘开始带着陈余在迷宫里来来回回的走,他竟是要用记忆比对的方法,看看那群鬼来过之后,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与之前不同。第一天过去,毫无发现。庆尘坐在迷宫里叹息道:“陈余大兄弟,咱俩被困在这里了啊!”

陈余:“……”

庆尘:“你饿不饿?噢,你不说话就是不饿,那我就自己吃点你褡里的东西了啊。”

陈余:“?”

庆尘从褡里取出一块牛肉干,一边撕着吃,一边思索着线索。

必须尽快想办法出去了,大羽那边还不知道是否已经脱身,如果傀儡师宗丞准备得很充分,那大羽和Zard就危险了。若是大羽再一觉醒来变成小羽,情况就会更加危险。

庆尘看向陈余抱怨道:“你说你管理陈氏也不上心,眼皮子底下被傀儡师渗透了都不知道!现在好了吧,咱俩在这里打生打死,便宜了别人!”…

陈余:“……”

庆尘发现自己又开始啰嗦起来了,他知道这就是精神污染的前奏。

这一次,他认认真真的将有关过山车的线索重新梳理一遍。“如果你误入过山车区域,请紧闭双眼握住自己的同伴倒退出去。如果没有同伴,则睁开双眼乘坐过山车快速抵达出口,记住,不要眨眼。游乐园不存在鬼屋区域如果看见鬼屋请不要进入,立刻前往左侧过山车区域,乘坐过山车抵达出口。”

这句话就是关键。

他刚刚也握住陈余的手倒退了一次,还是没用。5

整个过山车和鬼屋区域,最大的规则点就是利用光与影。

庆尘和陈余枯坐在过山车下面,他抬头死死盯着过山车的影子变化。

期间,他的心鬼开始渐渐出现,神代云合等人不见了,只余下一些虾兵蟹将,

庆尘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中午12点钟,过山车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也依然凌乱着看不出什么逻辑来。

他和陈余就这么晒着太阳,两个人的嘴唇都干裂了。

晚上6点钟,当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那空中盘旋的过山车轨道,竟然在地面上投射出一圈圈的影子,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守宫蜥蜴轮廓。

庆尘跑过去将祈福牌丢进蜥蜴嘴里,那蜥蜴竟然张开了嘴巴吐出舌头,想要一口吞掉他的所有心鬼。

庆尘怒了,直接抽出黑刀砍在了蜥蜴的舌头上,硬生生将对方的舌头砍断。

“你们特么的,”庆尘看向四周:“

就这么一个破游乐园陷阱还能再多一点吗?”

现在看来,想要离开这里好像必须坐在过山车上面试一试。

但怎么选择两条岔道呢?

等等,庆尘回忆着先前的信息:如果看见鬼屋请不要进入,立刻前往左侧过山车区域,乘坐过山车抵达出口。

这里面最重要的信息,其实是‘左侧。

当太阳从迷宫左侧照射过来的时候,迷宫墙的影子便会出现在左侧,过山车也就在鬼屋的左侧。

而这个左与右的定义,不是以游客来当参照物的,参照物是鬼屋迷宫里那头巨大的守宫蜥蜴!

只有这个时间段,过山车才会在两个出口里,选择正确的那一个。庆尘看了一眼天色。就是现在!

赌了!

他拖着皮划艇,驱使着陈余与他一起坐在过山车上,影子则拖着皮划艇坐在后排。

整个过山车区域忽然响起欢快的音乐声,过山车缓缓启动了,庆尘和陈余同时抬起双手撑开眼皮。

看起来就像是两个傻子……

过山车在轨道上呼啸而过,庆尘嗷嗷乱叫着仿佛真在游乐园里玩过山车似的。

却见那过山车转过一道又一道的大转盘,一头扎进了左侧的地洞里。洞中有图腾,当庆尘睁开双眼仔细盯着那些图腾时,忽然又进入了当初在旋转木马里的奇怪梦境里。…

原来,不让眨眼是为了不错过这个图腾!

梦境里。

庆尘依然站在那颗巨大的银杏树下,看着庆缜、庆慎、罗岚、周其四个人坐在一旁,悠闲的烤着鱼。

这时,远处又走来三人,庆尘都在历史资料上见过,神明任小粟、火种军校校长P5092、李神坛。

庆缜说道:“李神坛这是游乐园,你老惦记着杀人干什么?”李神坛笑眯眯的回应道:“这里是神明道场,未来将会有数不清的心怀恶意的人来到这里,万一他们利用这里做什么坏事怎么办?放心,死掉的人,都死有余辜。不杀人的人,就算有精神污染也不会特别严重,离开游乐园一阵子就好了。你们喊我来,我总得做点什么吧,我只会变魔术和催眠杀人。”

任小粟问道:“规则都设置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