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野心(1 / 2)

有雄才自会产生大志。

如今的李兴已经慢慢转变了自己的想法。

曾经的他虽然也有争霸天下、结束乱世的念想,但只是个雏形,他更多的是想要割据一方、保全自身。

但不得不说,先知先觉的优势、后世而来的见识以及元珠的作弊开挂,使得辽东的发展速度比李兴想象的还要顺利。

坐拥东北平原这个产粮之地,麾下四百余万百姓,精锐战卒数万。

再加上山河之险、地利之便,如今李兴手中的力量,说句不客气的话,就是现在叛了,汉室也很难将之拿下。

辽东本土百姓多无向汉之心,招揽的流民百姓多是在汉室活不下去才流落此地,再加上新来的两百多万“反贼俘虏”。

李兴还真不担心民心向背问题。

不过,李兴却还不敢那么跳,行叛乱之举、为王前驱。

毕竟麾下将领如关羽等人,皆忠于大汉。

虽然隐约察觉李兴之举隐隐有所图谋,但知遇之恩在上,只要李兴不举起叛旗,他们也不会有他想。

精明如陈宫、戏志才等,在李兴西进并州之时便察觉出不对劲,早已心中了然。

高句丽、黄巾战后,黄忠、马腾等将也多有所察觉,但同样默不作声。

人心是会变得,随着李兴一步步的迈向前方,麾下的将士也将再无退路,只能紧随其后。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不过时势所致罢了。

强大的实力、纷乱的局势,李兴的野心也在不断膨胀。

不过相对于野心,李兴的耐心更甚。

近三年时间,李兴一直在辽东蛰伏、埋头发展。

除了边境时不时的出现三韩及高句丽小规模骚扰的战报,辽东再无半分动静。

高筑墙、广积粮,李兴严格遵循了这一方针,不断深耕着辽东的底蕴。

一年又一年的丰收,无数的粮食被埋在地库之中,无数的新建地库在各处浮现。

李兴就彷佛过冬的仓鼠一般,不断囤积着粮草。

而这三年间,朝廷却是糜烂依旧。

三公之位不断轮换、卖官之举愈发频繁、各地叛乱此起彼伏。

黄巾之乱次年六月,天子竟以讨张角功,封中常侍张让等十二人为列侯。

而且,刘宏竟然直接开始售卖侯爵,关内侯直五百万钱。

对此,李兴倒是澹然,他早就料到如此。

在当今之朝廷,官爵封侯都是虚的。

花个千万钱谁都能坐坐,李兴手中的钱财把整个幽州买下来是绰绰有余。

但这又有何用?

今天刚买了官,没做俩月就被另一个买官的顶了。

买的只是张体验券,而且体验时间还非常短,

当然,若是等刘宏快要归西的时候还好,操作得当能把体验券变成永久使用卡。

但现在,李兴对此完全没有兴趣。

各地叛乱李兴并不在意,但架不住火烧到自家门口,张纯叛乱了。

原因很简单,这厮自请为将,但张温却选择了能力明显远强于其的公孙瓒,其不忿之下,鼓动乌桓首领直接在辽西叛乱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