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追杀(1 / 2)

纵目 黄石翁 1852 字 1天前

“砰砰!”

最后的两个掌柜便被方家老祖踹飞了出去,身体还在半空中,就已经变成了死尸。

“杀!”

后边的张将军和冯将军已经率领着骑兵冲了过来,方家的家丁也催马而来。

“走!”

南中行十分果断,催马冲下了官道,向着旷野狂奔而去。早就做好准备的近二百护卫,也是一个個催动龙马,紧随其后。至于货物,不要了!

“中行,这不是会湖城的方向。”南家那个出窍圆满喝道。

“不能回湖城!”南中行一边催马狂奔,一边道:“如今城主府和宣威军都参与了进来,回湖城是送死。”

“那我们去哪儿?”

“景都!只有去景都,才有活命的机会。我们南家在景都也不是没有背景。”

“砰!”

背后传来了一声闷雷般的响声,古铄等人急忙回头,便见到那方家老祖大脚在地面狠狠一跺,便有闷雷声响起,那脚下大地都为之龟裂如蜘蛛网,他的身体便高高地跃起,如同一颗流星一般,向着他们激射而至,速度快过龙马。

“踏踏踏……”

众人催动战马狂奔,而与此同时,一支骑兵已经斜插着向着他们奔杀而来。

“砰!”

大地再次震动,闷雷也般。那方家落足地面之后,再一次飞跃而起,这一跃,便已经追上了南记商行护卫的尾部,一个护卫骑在龙马上,反身一刀,利刃破空之声啸耳,却见那方家老祖一脚踢在了刀身上,便将长刀踢飞,脚势未尽,踹在了那个护卫的脑袋上,那颗大好头颅登时如同熟透的西瓜,被一脚踢碎。随后,方家老祖一脚踏在龙马上,那龙马悲鸣了一声,摔倒在地上,而方家老祖却再一次跃起,向着跑在最前面的南中行掠来。

南记商行那位出窍圆满护卫头领从马背上跃了起来,手中一柄大刀,向着凌空而来的方家老祖劈了过去。

那方家老祖目光一闪,感知到对方不弱,而自己身上又有伤,不敢托大,反手拔出背后长刀,居高临下,一刀斩出。

“铿!”

一声洪钟大吕般的对撞轰鸣,南家护卫头领的身体如流星般,向着地面坠落。轰隆一声,齐膝以下没入地面,脸色涨红,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而那方家老祖的身体也被反震向上了半尺有余,继而向着地面上的护卫头领俯冲了下来。

“轰……”

护卫头领从双脚从地下冲出来,整个人如同利箭向着空中激射。

“当当当……”

一阵密集的碰撞声,两个人落在地面,方家老祖步步紧逼,护卫头领,步步后退,终于抵挡不住,身形倒飞而去,胸膛已经被离开,眼看活不成了。那护卫头领却是喷血狂笑:

“原来你受伤……噗……”

一口鲜血喷出,栽倒在地上。

方家老祖嘴角渗出一丝鲜血,面沉似水。

他是受伤了,之前劫匪突然出现,竟然有两个化神。虽然后来宣威军军主,化神大将赶来,但是在两个化神围攻方家老祖的半刻中内,还是将他击伤。所以,在联手宣威军军主击杀了一个化神劫匪,大败劫匪之后,他并没有随着宣威军军主继续追杀另一个化神。原本想着养伤,却见到联合商会,贪念顿起。对方几近化神,又悍然拼死,这一番连战,身上的伤势又加重了一分。

与此同时,古铄他们也遇到了拦截的敌人。

南中行跑在最前,左边是古铄,古铄身后是石青青。右边则是南记的一个高手,身后是近二百骑。

对面的骑兵也已经斜着向着他们冲了过来,如同一柄巨刀斜斩而来。而跑在最前面的一个骑兵正使着一柄大刀,一刀破开了雨幕,与此同时,古铄的长剑也刺穿了雨幕,迎向了那柄长刀。

乌云笼罩,天色昏暗,刀剑之光如同闪电,然后发出了一声爆响。对方的长刀便断了,在半空中翻转闪烁,古铄的长剑顺势前刺。噗的一声,将对方的脖子割裂开来一半,双方龙马交错而去。

“踏踏踏……”

呼吸之间,古铄等十几个人便冲了出去,但是更多的却被赶来的官兵拦截,瞬间惨烈地交战在一处。古铄头也不会,催马而行。方才瞬斩对方,不是他够强,而是他手中的长剑是上品法宝。而对方的大刀不过是普通兵器。身后还有化神,必须争夺每一丝时间,否则任是兵器再利,也难逃脱。

他对南记没有什么人情,只对南中行欠着人情,南中行一路为自己解惑,又招待自己居住。所以在古铄的心中,也只是保南中行逃脱,其余的与自己无关。

南中行也知道方家老祖现在对自己起了杀心,不敢有一丝停留。所以马不停蹄。却听到身后又传来一声闷雷般的声音,脚下大地都在震动。知道那方家老祖又一次飞跃,向着自己等人追来,脸色不由苍白,他的管理经营能力很强,但是修为确实渣,在不缺资源的情况下,如今也只是刚刚金丹修为。听到背后闷雷也般的声音,心中不由慌乱,仓皇回头望去,便见到自己的护卫已经被官兵分割,屠杀。自己身边只有十几个人,而背后的方家老祖已经高高的跃起,向着自己这十几个人扑了过来。

“掌柜先走!”

他右边的南家高手,一个出窍后期从马背上跃起,迎向了方家老祖,古铄一边催马,一边回头望去,目光锁定方家老祖。

“当……”

一声爆响,便见迎上去的南记护卫倒飞了回来,七窍喷血,已经没有了气息。但是在古铄的视野中,那方家老祖脸色也是一白,身形向着地面落去。

他受伤了!

古铄心中一动,催马继续奔逃。

“砰!”

那方家老祖双足落在地面,响起闷雷之声,身形便再一次跃起,如同一只巨鹰扑来。

“嗖嗖……”

又是两个南记护卫从马背上跃起,左右向着方家老祖夹击而去。结果依旧不是方家老祖一合之敌,被方家老祖斩杀。但却也阻断了方家老祖追击之势,不得不落在地面,再次飞跃追来。古铄却一直在锁定方家老祖,见到他的脸色越加苍白,胸前起伏也越加剧烈。

为了不让南中行逃走,方家老祖不顾自己伤势,爆发自己所有潜力,必定会使自己伤势加重。

南记又有两个护卫跃起,迎向了方家老祖。

这一追一逃,很快就和战场拉开了距离,只能够隐约听到战场的喊杀声,却已经看不到战场。但是危险却越来越近。此时古铄这边只剩下了六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