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老孔雀(1 / 2)

看到这一幕,周母识趣出了病房,还特意关上了房门,为他们二人留下独处的机会。

虚假的安抚过后,顾晏借口公司有事,让周晓晓好生养伤,离开了医院。

病房之中,只剩下周晓晓一人,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眉飞色舞。

“呵,林素,就算你拿出证据又如何,阿晏最终还是站在我这一边,还真是好笑。”

显然,在顾晏的维护之下,周晓晓不觉得她有一点儿错。

入夜,医院的走廊寂静无比。

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周晓晓的病床边。

下一刻,一声尖叫划破长空,引起了值班护士的注意。

当护士匆匆来到病房之后,只见周晓晓惊坐于床上,抱着腿哀嚎声不断。

“我的腿,好疼啊!”

原本完整的石膏已经完全碎裂,虽看不见上伤口,但对周晓晓的伤势,差不多也能猜到个七八分。

护士匆忙上前,“周小姐,这是怎么回事,石膏为什么碎了,你忍一下,我马上叫医生。”

在护士的询问之下,周晓晓如泼妇一般,破口大骂。

“你们值班人员是怎么看门的,有人半夜进来谋杀我,都没有人管。”

护士脸色难看,扫了一眼半开的窗户,显然,那是凶手脱身的方向。

匆忙找来了医生,一番查看之后,周晓晓的腿不过是受了点伤,骨头依旧完好无损。

毫无疑问,这幕后操纵之人,正是林素。

早在看到那石膏的第一眼,她就知道周晓晓的腿并未摔伤。

所以才请肖城帮忙,找了一个道上的朋友,为周晓晓送了这么一份大礼。

原本想着让断腿成为事实,但没想到周晓晓醒来的太快。

到最后,也只是让她受了点轻微的皮肉之苦罢了。

另一边,助理将周晓晓出事的消息传给了顾晏。

他似乎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深邃的眸子看向星空,喃喃自语。

“变得这么睚眦必报,还真是让人陌生。”

……

一周后。

正在片场查看进度的林素,接到了朱威的电话。

“素素,诺姆明天要来这里开一个陶瓷个人展,到时候业界的名流大咖都会去,想着你最近忙,就赶紧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了。”

纵使隔着屏幕,林素也依然能够感受到朱威激动的心情。

而她原本平静如水的小脸,也不禁染上了一层惊喜。

诺姆乃是顶流的陶瓷大师,从他手中出去的作品,每一个都会被人当做艺术来珍藏。

林素学习陶瓷的原因,除了爱好之外,也是希望能够达到诺姆那样的造诣。

笑容在嘴角绽开,语气也带了几分轻松愉悦。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们展览上见。”

翌日,湛蓝色的天空,纤云不染,阳光明媚。

市中心的展厅,似乎要比平常来的更加热闹一些。

林素早早的到了那里,在人群中看到了朱威的身影。

二人相互打了招呼,不远处的一阵喧闹,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只见门口聚满了人,从他们的话语之中,林素似乎听见了顾晏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