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催更(1 / 2)

吴鸣再次收竿,这一次他依旧没有钓鱼,而是钓到了一只乌龟。

并且不是活的乌龟,而是一只看上去似乎是青铜铸造成的乌龟。

这只青铜龟目测有二十厘米左右长,伸长了脖子,脑袋高高扬起。

虽然乌龟的背上满是水藻,但是隐约还是能够看到龟背的纹路。

“卧槽!这是钓到文物了?”

“青铜器啊!老值钱了。”

“农爷,快把这龟龟藏起来,一夜暴富就在今天!”

“不要听他的!这要是被抓了,说不定就要牢底坐穿。”

“而且现在是不允许交易青铜器的,卖不出去的。”

“那是你没有渠道。”

“噢!细说渠道。”

吴鸣把青铜龟小心地放在身边,然后将鱼形石头拿在手中。

在他把青铜龟钓起来时,他看到十几名钓鱼老哥中,有人总是不断看过来。

或许是因为吴鸣之前报官的时候他们也听到了,所以他们才没有过来。

但也有可能他们只是好奇。

不过身为佃农的吴鸣,在涉及到财富的问题上,总会不由自主地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

倒不是他的心胸不够宽广,而是他经历得多,多少会有点提防。

何况在看到吴鸣把石头拿在手中后,有蠢蠢欲动的人也重新坐下,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感觉农爷眼神都凌厉起来了。”

“你要是守着说不定价值连城的东西,你也会这样紧张的。”

“要不要过去帮忙啊?”

“不需要吧!那里应该有监控摄像头,那些人不敢乱来的。”

“就算是敢乱来,农爷还会怕了他们?”

“是啊!懂不懂疯狂杀手的含金量啊?”

“再疯狂也是演的好么?就怕有人真的过来抢。”

“不用担心。农爷刚才都报官了,干员很快就来了。”

中州国对于枪支的管理十分严格。

除了极其少数的地方允许当地人持老式猎枪自保,其他地方是绝对禁枪的。

何况深城还是中州国经济实力最强的城市之一,干员们行动起来更是迅速。

大约只过了十分钟的时间,就有两名干员来到人工湖边。

吴鸣一看这两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正是那天晚上送年轻人回家的两名干员。

倒不是整个深城只有两名干员在干活,而是那天晚上他们是刚完成任务。

正好在冬湖附近,接到报案后,秉承着就近原则,距离最近的他们立即赶了过去。

而碧梧山则是在他们平时的巡逻范围之内,这才又恰好遇到他们。

一看到吴鸣,两名干员也有点惊讶。

“这不是农爷嘛!原来是你打的电话啊!”年轻的干员笑着说。

“这不巧了这不是嘛!”吴鸣回应说。

年纪稍大的干员也是笑着说:“上次在冬湖看到你,这次又在人工湖边看到你,

看来你跟这湖水还是挺有缘的嘛!”

见吴鸣跟两名干员有说有笑,关系似乎不错。

十几名钓鱼老哥就算有什么想法,也都纷纷掐灭了非分之想。

转而走过来想要瞧瞧热闹。

哪怕他们总是被人调侃空军。

但是能够在一个下午的时间里,钓上来枪跟青铜龟,也是第一次见。

“猎枪在哪里了?”年轻干员问。

吴鸣指了指地上说:“就是这一把,在打完电话后,我还钓到一只青铜龟。”

其实不用吴鸣说,两名干员也注意到猎枪旁边的龟龟。

年轻干员一脸惊讶说:“农爷,这要是真的可了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