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烤鱼(2 / 2)

“我家农宝真的是秀外慧中啊!”

“呸!凑不要脸。”

吴鸣瞥了一眼弹幕,又看向鲈鱼后开口说:“我不会做饭,就是烤鱼比较拿手。”

“这是什么逻辑?”

“农爷你是渔民出身嘛?”

“你见过这么帅气的渔民吗?”

“确实。农爷白白净净的,也不像整天在海上风吹雨打的样子。”

“有没有一种可能,农爷家里是开烤鱼店的?”

“还真是,农爷你报个地址,我去支持一波。”

“我是孤儿,没有家里人。”吴鸣的话让直播间的弹幕出现了短暂的真空期。

“农爷,很抱歉。”

“农宝不哭,我可以跟你组建家庭的。”

“快闭嘴吧!这话题能不能跳过?”

“就是,我们还是说说烤鱼吧!”

“是不是快要烤好了啊!”

吴鸣把鲈鱼翻了个面,经过恰到好处地炙烤,鱼皮已经变得金黄酥脆。

上面的油更是滋滋冒着泡,在夕阳下倒映出诱人的光芒。

不少观众看到这一幕,都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卧槽!为什么这烤鱼看起来这么好吃?”

“我烤鱼的时候为什么就总是乌漆嘛黑的?”

“不行了,我的外卖呢?”

“外卖还没到啊!我只能喝水解馋。”

“我收回刚才的话,本以为农爷厚道,没想到也是个坏人。”

“别人吃播顶多是勾起肚子里的馋虫,农爷这烤鱼是直接给馋虫打鸡血啊!”

“震惊!某地一妙龄女子竟然馋死家中!”

“明天来震惊部上班!”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烹饪方式。

烤鱼其实也差不多,吴鸣并没有下太多的作料,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刷油跟撒盐。

要知道当年他烤鱼的时候,可是什么都没有,依旧能够把鱼烤出风味。

更不要说现在从烧烤用具到调味料一应俱全。

这条鲈鱼虽然已经死去,但是它却在吴鸣的手中,从一条死鱼升华成为一道美味。

等到鲈鱼烤好并装盘后,吴鸣来到手机前,用一次性筷子轻轻拨弄了一下鲈鱼。

由于距离更近了,观众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鲈鱼的鱼肉看起来是鲜嫩多汁。

而鱼皮则是金黄酥脆,筷子划过鱼皮时发出的滋啦声,让很多观众直呼犯规!

吴鸣夹起一块带皮的鱼肉,轻吹了两下后放进嘴里。

听着那清脆的咀嚼声,直播间的观众们再次不淡定了。

“农爷,你能报个地址吗?我就过去吃个鱼头就好。”

“我可以自带白米饭!还能给你带一碗!”

“我可以带快乐水!”

“话说这烤鱼不适合配快乐水吧!”

“酒的话我也有!酒精浓度高达百分之二的菠萝啤!”

“那特喵的是汽水!”

看着直播间观众的各种“哀嚎”,吴鸣却很是认真说:

“下次吧!我好久没有烤鱼,手有点生,这一次烤的有点过火,不适合拿来请客。”

然而直播间的观众依旧不依不饶。

“没关系,过火的我也也吃。”

“我带多一条鱼过去,你烤一条合适请客的。”

“前面的你真是鬼才。”

面对直播间观众的热情,吴鸣只能转移话题说:“咦!今天有PK活动啊!我们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