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成就(1 / 2)

能够加到楚鸿生鹅信的人,要么是某个领域的大佬,要么是有名气的女明星、女名人。

还有一些实力比较强的经纪人,也通过各自的人脉加到楚鸿生的鹅信。

他们大多都是为了能够从楚鸿生手中拿到一、两件他亲自制作的旗袍。

在楚鸿生名气的加持下,他们拥有的就不单只是一件旗袍那么简单,而是一种排面。

出席某些公开活动时,自己或手底下的女艺人穿着楚鸿生的旗袍,绝对能够赚足眼球。

并且事后还能再炒作一番,赚取更多的流量跟热度。

因此楚鸿生的这一条朋友圈,让不少娱乐圈的人都注意到吴鸣。

有的是看上吴鸣的长相,觉得让他出道应该还不错。

有的是看上吴鸣的手艺,觉得如果实在拿不到楚鸿生亲自制作的旗袍,那么吴鸣也是一个好选择。

能够被楚鸿生发朋友圈赞赏,可见吴鸣确实有能耐,他做出来的衣服应该也不差。

同样能够拿来炒作,效果虽说会比蹭楚鸿生的差上许多,但多少还是有点噱头的。

不过他们也仅仅只是关注,顶多开个小号假装吴鸣的粉丝。

值不值得加码投资,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

凌晨零点,在吴鸣聚精会神的一针一线中,他总算把飞鳞服上的图案修改好。

当他剪断线头,手轻轻拂过飞鳞服,上面的飞鳞图案在灯光的照耀下,可以说是栩栩如生。

仿佛下一秒这飞鳞就要从衣服上飞出来,直入云霄。

“好漂亮啊!”

“看图片还没有什么感觉,没想到成品竟然这么惊艳。”

“我出五百块钱,这件飞鳞服我买了。”

“呵呵。农宝买这衣服都不止五百块钱,你瞧不起谁呢?”

“就是!想屁吃呢!这衣服我出一千!”

“我是学生,请把这衣服送给我,再转给我两百块钱,希望主播不要不识好歹。”

“出现了!究极白嫖怪!”

吴鸣轻出一口气,他看向手机,略微惊讶地发现直播间竟然有一万多名观众。

不仅有大量弹幕飞速飘过,礼物特效也是此起彼伏地闪烁着。

这除了楚鸿生徒弟们刷礼物带来的热度外,主要还是吴鸣的手艺令人折服。

针线活很多人都见过,还有人也是会点针线活的。

但是像吴鸣这样丝滑,并且还具备一定观赏性的针线活,他们还真没见过。

再加上不少吴鸣的颜粉四处宣传,这才让吴鸣直播间的观众人数抵达一个新的高度。

“感谢大家来我的直播间,现在我要试穿一下飞鳞服,大家稍等。”

虽然不是第一次直播,但吴鸣还是不怎么擅长跟直播间的观众互动。

“农宝,直接在床上换衣服就行。”

“是啊!我们都是东瀛裁判,不用防着我们的。”

“斯哈斯哈!农宝换衣服!斯哈斯哈!”

“这直播间竟然找不到一条完整的裤子,当真是恐怖!”

“那我来这里捡裤子,岂不是能够发家致富!”

“不愧是你啊!是真的会赚钱。”

吴鸣不想直播间被封掉,更没有在众目睽睽下换衣服的癖好。

他走进厕所换好飞鳞服后,把手机调整了一下角度。

还好现在气温不高,手机哪怕插着电源,开了一整天的直播,依旧没有太烫手。

直播间的观众看到镜头一阵晃动后,就看到了身穿飞鳞服的吴鸣。

不得不说,二手店老板的眼光还是蛮准的,飞鳞服穿在吴鸣的身上确实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