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不要过来啊!(1 / 2)

如果说前面的都是开胃菜的话,那么从这个房间开始,雾山精神病院就要露出獠牙了。

游客要从这房间里找到下一把钥匙才能打开门继续前进。

然而房间里很是简洁,连个罐子都没有,那么有可能藏着钥匙的地方只有在病床上。

不用猜都知道,这病床上肯定躺着一只鬼,甚至全都是鬼。

他们就等着合适的时机跳起来,好好地吓唬游客一番。

之前的参与者来到这里,都是踌躇了好一会后,才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动手。

吴鸣扫了一眼房间后,径直走向最近的病床。

他先是朝病床上的人微微鞠了一躬后,才伸手慢慢拉开白布。

被白布盖着的是一个穿着病号服的模特假人。

病号服上血渍斑斑,似乎这人在“生前”遭遇过一场虐杀。

吴鸣用手轻轻按在模特假人身上,病号服很是单薄,有没有钥匙能够轻松摸出来。

虽说模特假人并不吓人,但是吴鸣面无表情地搜索,还是给观众们不小的视觉冲击。

“我怎么感觉……这小哥比鬼还可怕呢?”

“确实。说不定小哥以前是在殡仪馆工作的。”

“殡仪馆工作也不用搜得这么细致吧?”

“不。确实需要搜细致,要是有东西漏掉,尸体进火化炉时有可能引起爆炸。”

“用不上的知识又增加了呢!”

在观众们正讨论吴鸣是干什么工作时,吴鸣已经搜完模特假人,没有任何的收获。

他只能走向下一张病床,依照刚才的流程再来一遍。

当吴鸣掀开白布时,他发现第二个模特假人竟是被开膛破肚。

透过鲜血淋漓的伤口,还能看到模特假人里面的内脏似乎还在轻微蠕动。

吴鸣伸出中指轻轻按在伤口边上,沾起一点粘稠的血液放到鼻子边闻了闻。

“嗯……颜色跟触感跟真的血液差不多,气味就有点不对了,应该不是什么动物的血,而是人工合成的。”

听到吴鸣的喃喃自语,摄像小哥忍不住又退后了半步。

而不管是活动直播间,还是吴鸣自己直播间,弹幕都瞬间变得多起来。

“主播你究竟经历过什么啊?为什么知道血是什么气味的?”

“不是。你嘴唇之类的地方没有流过血么?血是什么气味应该知道的。”

“问题是你在流血后,会特意感受一下血是什么触感吗?”

“有没有一种可能,主播是学医的?”

“还是兽医,要不然也不会直接说不是动物血。”

“你这样一说我就安心多了。”

病床边,吴鸣活动了一下手指后,把手慢慢伸向模特假人的伤口。

这个动作让摄像小哥实在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想干什么啊?”

“把里面的内脏掏出来,看看有没有藏着钥匙。”吴鸣头也不抬地回答说。

“别!里面没钥匙,你还是到其他病床找找吧!”

摄像小哥都惊了,他听说之前的参与者在看到这模特假人后,都是有多远离多远。

打算如果在其他病床上没找到钥匙,才会回到这模特假人这边想办法。

怎么到吴鸣这里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呢?还把内脏掏出来,你想被封直播间就直说!

“喔。好吧!”吴鸣收回手,表情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但语气多少带点遗憾。

人工合成的血都能这么逼真,他很是好奇人造的内脏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既然摄像小哥都说没钥匙了,他也不想太叛逆。

毕竟如果有幸拿到第一名,还要对方给钱呢!

把白布重新给模特假人盖上后,吴鸣来到第三张病床前。

这一次不等他掀开白布,一只毛绒绒的手迅速探出来,并且一把抓住了吴鸣的手腕。

摄像小哥当即来了精神,他寻思这种情况下,吴鸣总该被吓到了吧!

然而吴鸣依旧是神色如常,他轻轻掀开白布,看到了穿着病号服,戴着鬼头套的NPC。

是的,这张病床上是躺着NPC的,他的工作就是抓住游客的手腕,借此吓对方一跳。

等到游客被吓得惊慌失措时,他就立即松开手,然后追着游客绕着房间跑两圈后再离开。

累确实是累了点,但还是挺解压的。

前面的参与者没有一队例外,都被他吓得是上蹿下跳,还有直接蹲在墙角哭着等死的。

但像吴鸣这样完全没有被吓到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你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吗?”吴鸣问道。

想他在当佃农时,经常要帮人“入土为安”。

很多可怜人连棺材都没有,用草席随便卷起来后就埋了的。

有的人因为某种执念,在即将被埋时,用吊着的最后一口气回光返照。

希望埋他的吴鸣能帮忙完成他的心愿。

他们基本上都是突然用手抓住吴鸣的胳膊或手腕,借此来引起吴鸣的注意。

而这些人的死状,或者濒死的样子,可比NPC戴着的头套“可怕”多了。

一开始吴鸣确实被吓得不轻,但是经历得多了,他也渐渐习惯了。

对于这些人的心愿,他也是能帮就帮,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成为他们。

他希望到那个时候,也有人帮自己完成最后的心愿。

“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