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雾山精神病院(2 / 2)

改成这个昵称后不仅观众容易记住,还能不断提醒自己,不想死就多整活。

为烘托气氛,活动是在晚上八点开始。

现在是早上八点,还有十二个小时,

这段期间吴鸣收拾了下屋子,手洗了脏衣服。

又吃了两顿外卖后,拿起手机开始看书。

在融合了原主的记忆后,吴鸣惊喜地发现自己识字了!

虽然在这个美好的时代,几乎每个人都识字,但在他的世界,像他这种佃农全都是文盲。

他们只是为了活下去都竭尽全力,完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识字。

哪怕真有这种想法,也没有夫子愿意教他们这种地位低下的人。

因此在识字后,吴鸣完全不想浪费这种“恩赐”,赶紧用手机下载了一些电子书看起来。

他是什么书都不挑,不管能不能看懂,先看了再说。

比如他现在看的就是中州国“昼朝”的服饰文献。

而在看了一会书后,吴鸣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很好,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哪怕是一些晦涩难懂的文言文,他都只是看过一遍后就能清楚地记下来。

滴滴滴——

事先设置好的闹钟响起,吴鸣换上一身暖和的运动服,带上手机跟充电宝等东西就出了门。

坐了一个小时的地铁,又骑了将近三十分钟的共享单车,吴鸣才来到雾山精神病院。

门牌石被翠绿的植被覆盖,若隐若现地露出“雾山精神病院”六个大字。

本应纯白的外墙污渍斑斑,仿佛是血液从墙中渗透出来,又迅速氧化变黑。

很多窗户都紧闭着,还粗暴地用铁条焊接成防护栏,不让里面的人逃出来。

有的窗户被白色的窗帘给遮上,透过并不明亮的白色灯光,隐约可以看到有人影经过。

仅仅是外观,雾山精神病院就给人一种诡异跟压抑的气氛。

特别是时不时还有尖叫声从里面传出来,让还没进入其中的人心理压力更大。

现在是晚上六点半,很多人吃晚饭的时间,但在雾山精神病院外却是人山人海。

有的人面带兴奋,有的人则是脸色煞白,有的人则是在强颜欢笑。

还有的人坐在角落中,一边喝着热水,一边调节自己的状态。

顺着粉色且醒目的指引,吴鸣很快找到贝塔站的活动入口。

这里目测有数百人,并且很多人看起来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上前扫描活动二维码并登记报名后,吴鸣发现到目前为止,报名活动的人只有一百人左右。

这人数看起来远配不上活动的热度,但仔细一想又觉得很正常。

首先整个贝塔站能够达到六级的用户本来就少,占比只有百分之一左右。

这百分之一还都分布在五湖四海,并不是全部扎堆在深城。

再加上晚自习、加班等各自的原因,能有一百人报名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至于为什么一百人报名,现场却有数百人也很好解释,剩下的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虽说有很多大主播跟UP主说不参加这次活动,但为了给鬼屋增加热度,还是会有“壮丁”被贝塔站拉过来的。

粉丝们得知消息后,纷纷跑到现场抓活的。

其中不少人还抱着一种恶趣味,想要瞧瞧自己粉的主播或者UP主在被吓到后,会是怎样一副糗状。

晚上八点,活动如约开启。

参与者们是五人为一队,间隔十分钟相继进入雾山精神病院。

但是等到吴鸣来到入口时,由于人数关系,他这一队只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