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雾山精神病院(1 / 2)

在活动下面的评论区,很多人都@了他们关注,或者说想要迫害的主播跟UP主。

而这些主播跟UP主都有出现,然而他们却都是来请假的。

“今晚要去相亲,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不回家,活动就不参加了。”

“昨晚先祖托梦,要我回村里一趟,三天后回来。”

“掐指一算,我今天会闹肚子,大家不用等我了。”

“早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头发骨折,在家修养一天。”

“前男友结婚,我去见他最后一面,大家有缘再见。”

……

以上都是主播跟UP主们的评论,其中不乏头部大主播跟UP主。

很多人来到评论区,都是一副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

不敢玩就直说,这些请假理由都是什么鬼?

特别是去见前男友的,杀人犯法你特么知道吗?

评论区主播、UP主跟观众们的“唇枪舌战”吴鸣并不感兴趣。

不过对于雾山精神病院的活动他还是很有兴趣的。

别看很多大主播跟UP主请假,但由于鬼屋老板舍得砸钱,关注的人还是很多的。

他要是能够参与其中,多少能够获得一点流量红利。

想要获得系统的高评价,真实观看人数是很重要的参数之一。

就算吴鸣现在去大马路边卖艺,碍于距离、人流量等原因,不见得有多少人看他。

直播就不一样了,看直播的人来自全国各地,甚至还有国外的。

有的大主播在开播时,直播间的观看人数更是数十数百万计。

而吴鸣如果现在开直播的话,由于是新人的缘故,观看人数估计会少得可怜。

但参与活动就不一样了,贝塔站的活动账号关注人数本来就多。

加上宣传跟噱头拉满,到时候看活动直播的人肯定不会少。

哪怕吴鸣不是整场活动的主角,但只要有一小部分镜头,也比单纯自己开直播看的人多。

何况他在进入雾山精神病院后,鬼屋是允许自己开直播或者拍摄的。

他不仅能够蹭一波流量,进而获取声望,说不定还能收到观众打赏,赚点礼物钱。

现在的他没有工作,自然没有收入,仅凭原主的五千块钱积蓄,在深城肯定生活不了多久。

在留在这个美好时代的同时,吴鸣也想过得舒适点,不想再活得那么苦哈哈的。

想到这里,吴鸣立即打开直播,进行一番测试。

先把一些问题跟功能给搞清楚,免得到时候正式直播时出现什么意外。

看着手机中自己的脸,吴鸣一时有点恍惚。

原主的容貌如果放在他的世界,妥妥的美男子,啥事不干都有人愿意跟他来往。

如果一百分满分,他应该能评个八十九分。

哪怕经历过不公,原主的眉宇间依旧没有多少阴郁。

而经历过苦难的他,在死而复生后即便看开许多,依旧略带惆怅。

加上他本来就是不善言辞,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这让他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有点冷峻。

“面带笑容直播会不会好点?”

喃喃自语一句后,吴鸣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然而这个笑容却让他的颜值瞬间下降到八十五分。

“算了,到时候大家要看的又不是我,面无表情也挺适合鬼屋活动的。”

不再勉强自己并确定直播没有任何问题后,吴鸣把贝塔站账号昵称改为“荒郊野岭小佃农”。

原主的账号昵称是贝塔站默认的一串数字,自己玩没有关系,但不适合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