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波涛汹涌(1 / 2)

她不是女权主义者,但也绝对不认为女性只有孕育孩子这个选择。女性可以做到独立,能够选择不去依赖男性。

而不是像慕岩所说的那样,女性被物化,就应该去生孩子,最好还要生男孩子。

还有慕岩所认定为的幸福,慕羽儿不能完全苟同。

“我不认为那样所谓的贵夫人生活,会给我带来快乐。”

“你就是生活条件太好了,现在变得挑东挑西。你就该过过苦日子,才知道什么是幸福!”

“那些个家族的小姐,不都是联姻,她们不也没有挑三拣四?”

“我也不跟你继续扯下去。总之想要升职不可能,要么你就继续干,要么你就直接别去公司了。“

“还有这个婚,你不想结也得结。等你结婚生子之后,总会明白我的意思,到时候你肯定会在心里默默感激我。”

“出去吧,顺便叫佣人过来处理下那堆碎片。”

慕岩摆摆手,表示不愿再与慕羽儿理论。

可很显然,目前的状态和情况,并不符合慕羽儿心中所想,她当然不会轻易离开。

“父亲我还有个问题想请教。”

慕岩其实已经不想再理会慕羽儿,但她坐这不走,总不能亲自哄她走吧?

他没有接话,只是起身走向放酒的柜子,打算再拿一个杯子。

“父亲以后会把公司全部都交给哥哥吗?”

慕岩拿着杯子转身,面无表情。

“那是自然,我去世以后最后权利都会交给他,整个慕氏都会是他的。”

言下之意,就是只要慕岩还活着,权利就不会完全转移。

“那父亲有没有想过,哥哥会有其他心思?”慕羽儿意有所指。

慕岩表现得无悲无喜,仿佛根本不在意一般。

要不是他拿杯子的手擅抖了一下,慕羽儿还真一时间无法判断。

现在她很肯定,慕岩对慕逸尧的确存有防范。

慕羽儿乘胜追击,“俗话说,‘女儿像爸,儿子像妈’。哥哥确实像妈妈,但有些不像的地方却也不像您。”

慕岩眉头一皱,“你这话的意思……”

“哥哥的身世,会不会有问题?”慕羽儿轻轻抛下一枚炸弹。

“你还有其他的话要说吗?”

令慕羽儿惊讶的是,慕岩的反应和她想象中的不同。

“说完就给我出去!”慕岩将杯子重重放在桌上,他怕自己忍不住又想扔出去。

慕羽儿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慕岩是不相信自己的话。

她暗自吐槽,‘看来上次医院事件之后,慕岩这个老匹夫,开始觉得我净在那胡闹。’

不过没关系,慕羽儿也没指望慕岩能一下子相信她。

她只想埋下怀疑的种子,给它施点肥浇点水,它会长成苍天大树的。

慕羽儿满脸真诚,“父亲您一定要想清楚,您不能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你真逼我让人请你出去?!之前在医院已经折腾过一次,我以为你在这几天会好好反省自己,结果又跑过来闹!”

慕岩大怒,指向慕羽儿的手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