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教育改革!切断世家根基!活字印刷和造纸术!(1 / 2)

天符帝驾崩,举国上下皆一片缟素。

不管天符帝生前做过多少错事,但是对于整个周国而言,他是功大于过。

在位六十七年、周国的国力整体来看一直在稳步提升,不断地增长着。

文治方面是足够出色的,称得上是贤明;武功方面也不算差,在位期间彻底解决了大周的边患,即蛮族的威胁。

这虽然是李青的功劳,但是在天符帝在位期间发生的,那便是他的功绩。

所以总得来判断的话,天符帝是一任相当出色的帝王,文治武功都算不俗。

天符帝驾崩后以后,元符帝便下旨举国哀悼,并且寒食七日以示悲痛。

而至于天符帝的谥号,根据众多大臣们的讨论,定下了“景”与“康”这两个字。

这两个谥号都称得上是美谥,拿给元符帝看了后,最终取了“康”字。

随后便是盛大的天子葬礼,各地藩王、朝武、满城百姓们尽皆参加。

恸哭之声传遍四野,百里内可闻。

而天符帝的驾崩,也真正代表着旧时代的过去,一个新的时代将要到来。

一个属于……元符帝的时代!

……

……

那一日李青和长宁公主在宫里亲眼目睹了天符帝的驾崩,这件事对长宁公主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在临死之前天符帝也终于和李青冰释前嫌,将长宁公主托付给他。

长宁公主返回家中后,第二日便直接去了军中,没日没夜的操练军中士卒。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的内心麻木,忘却天符帝逝世的悲伤。

李青也没有好的办法安慰长宁公主,毕竟至亲之人离世的悲伤不是言语可以化解的,需要用时间去抚慰。

而在葬礼后没过几日时间。

元符帝将李青也召入了宫中。

……

皇宫,乾元殿。

李青走入大殿内,朝着龙桉后那道年轻又挺拔的身影躬身行礼:“参见陛下。”

元符帝转过身来,望向李青。

而李青也直起身,看向前方。

李青依然是当初那个李青,但曾经的二皇子,如今却已经是大周的元符帝。

“先生。”

元符帝笑了笑,对李青依然用先生进行尊称,随后让太监搬来椅子赐座。

李青坐定后,元符帝笑道:“朕与先生许久未见了,先生倒是风采依旧。”

“长宁最近如何?朕近些日子一直忙于政务,倒是忘了关切她。”

“父皇与大哥接连过世,想必对她的打击很大吧?”

元符帝首先问的居然是长宁公主。

“回禀陛下,长宁这些日子来都在军中治兵,甚少归家。”

李青如实回禀道。

元符帝闻言不由得微微一叹,摇头道:“看来她心里还是在怪朕。”

“但朕也是身不由己啊,生在这皇家,又有谁能独善其身呢?”

李青没有接话,只是微微皱眉。

元符帝今日找他来做什么?不会就是为了询问长宁公主的事,或者叙叙旧吧?

就在李青心里思索之际,元符帝也再次开口了:“先生,朕今日召你入宫,主要是想与你谈论下免费学堂的事情。”

元符帝抛出了个让李青吃惊的话题。

免费学堂!

这不是他之前向天符帝提出的改革政策么,只不过当世被天符帝拒绝。

但现在居然被元符帝再度提起!

“先生不必吃惊,关于在各个郡县开设学堂之策,朕其实早已行动。”

元符帝将李青脸色变化尽收眼底,于是笑着说道,“先帝在时,因为顾忌世家反弹,所以不同意李先生的计策。”

“但朕不同,朕对此策大有兴趣,因为这是真正可以断世家根本的政策。”

“若先生有兴趣,不妨与朕详细聊一聊这免费学堂政策的具体内容?”

元符帝向李青发出了邀请。

他现在刚刚登基,踌躇满志,正要对朝堂、对国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而世家,便是他要动刀的首要对象!

李青当初所提出的免费学堂,让天下普通人的孩子都能得到教育,这便能极大地提高普通人中出人才的概率。

而一旦能让底层百姓的孩子得到教育,按照庞大的人口基数来计算,很快就能有大量出自寒门的优秀人才涌入朝堂。

到时候世家垄断的局面将会被打破!

“当然可以。”

李青自然不会拒绝,推行免费学堂的政策,这就是他的目标之一!

随后他便为元符帝详细说起他关于免费学堂的种种设想: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一个国家想要变得富强起来,那么对百姓开智便是必不可少的,增强国家凝聚力、树立文化自信、这是强盛之本!”

“现在国家的大部分资源都掌控在世家手中,民不富、国不强,世家独大。长此以往只会百姓恒穷、世家恒富。”

“而要想打破这一局面,就得让百姓脱离蒙昧,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提倡全民教育、从孩子们入手。”

李青首先跟元符帝讲述了教育之于国家的重要性,而元符帝一脸认真地听着。

紧接着李青开始讲述具体方略。

“免费学堂,重点在于免费二字,教育的代价是很昂贵的,因为书籍还有笔墨纸砚,都非一般人家能买得起。”

“因此普通人家哪怕有想法让孩子读书,可受限于经济状况,没法如愿。”

“而此外还有些人家将孩子视为劳动力,从小便参与农事和家室,而对教育不屑一顾,这也是有很大问题。”

“因此,开办免费学堂一来要免去学费、书本费以及笔墨纸砚的费用;二来则是要强制每户人家的适龄孩子都必须入学,每天都需要上完固定课时。”

“至于入学年龄,最好定为六岁,每个孩子都需要上完三年的学堂。”

“我对此称之为,义务教育。”

李青说完后,元符帝的眉头却是紧紧皱起,在消化分析李青说的政策。

诚然,李青说的这义务教育确实惊人,从长远来看,于国家大大有利。

但……依然有很大的一个问题。

元符帝放下摸着下巴的手,说道:“这免费学堂虽好,但书本、笔墨纸砚一概免费,这支出是否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