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曾贤、谢襄被通缉(1 / 2)

谢襄稍好一些之后,曾贤把她抱上轮椅,推着她来到被救小男孩房间。

男孩精神也好了许多,见他们进来,赶忙下跪答谢救命之恩。

“你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抓你?”

曾贤将男孩儿扶起来,问道。

这是他们来看他的目的。

男孩坐在病床上,  将事情一一道来。

“我叫陈卓,从小跟着父亲做皮货生意,一来二去就学会了俄语。

后来经人介绍,给一个叫伊万的画家当翻译。

那天我完成了翻译工作,从伊万哪里拿了工钱回家,路上就被日本人给抓了。

他们用电击、注射药物等手段逼我说出伊万的那段时间的行踪和工作,我撑不住就告诉了他们。

但伊万还有一个隐秘的住所我没告诉他们。”

“日本人为什么要费尽心思找一个画家?”

曾贤继续问。

陈卓顿了顿,

“这两天我仔细想了这个问题。伊万说是画家,  但我跟了他几个月,  从来没有见他画过画。

而且他采风的那些地方都是人烟稀少的荒僻之地,我怀疑他是名地质学家。”

“地质学家?”

两人异口同声。

这也就是日本人要找他的原因了。

陈卓在纸上写了几行字,交给曾贤,

“这是伊万自己租的那间公寓的地址,你们在那里也许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曾贤接过看了一眼,随即给了谢襄。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日本人肯定还在找我,我必须马上离开。”

曾贤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现金交给他,

“日本人心狠手辣,走了就不要再回来。”

陈卓接过钱,眼眶通红。

回到病房,曾贤决定回趟学校,将这件事情向教官说明。

吕中忻听了他的报告,当即打电话给司令府,直接向张司令报告。

张司令命令他们去趟伊万的公寓,查找一下。

曾贤、沈君山、顾燕帧奉了命令,来到公寓搜查。

只是他们刚到不久,日本人就找了过来。

两方展开枪战,  无意间在一幅被掉在地上的画背后找到了一个黑色记事本。

沈君山冒险捡起来看了几眼,便确定这是伊万记录下来的重要东西。

日本人不停地向他们进攻,而他们手中的枪里已经没有了子弹。

三人面面相聚,很是默契的一同破窗跳了下去。

曾贤将笔记本交给吕中忻,吕中忻蹙眉,因为上面写的都是俄文。

“教官,等我翻译完了再交给你。”

吕中忻诧异,

“你还懂俄文?”

曾贤笑笑不说话。

拿着笔记本来到医院陪谢湘。

谢襄睡着觉,曾贤则认真翻译。

翻译完成之后,曾贤发现里面详细记载了顺远的矿产分布情况。

其中最重要的是石墨矿的分布。

石墨可以炼钢,日本人想利用石墨建造武器。

顾燕帧提议先拿到那块地,彻底断了日本人的念头。

顾燕帧找父亲顾宗棠帮忙拿下那块地,还打着沈家的旗号搞矿产开发。

顾宗棠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白市长,白市长很为难。

因为织田幸秀也想要拿到这块地。

日本人那边虽然没有拿到笔记本,但从陈卓那边知道的信息也推断出了矿产的位置。

两边都是得罪不起的人,白市长只好发表声明,要公开拍卖这几块地。

织田幸秀怀疑有人从中作梗,  只好让手下的人准备足够的资金去竞拍。

竞拍当天,顺远商界名流悉数来参加。

沈听白,承瑞贝勒和织田幸秀等人准时来到拍卖现场。

承瑞贝勒故意和织田幸秀叫板,  把价格抬到最高,顺利拿下三块地。

织田幸秀的保证金不够,只好放弃竞拍。

但要他就这么放弃这几块地,那也是不可能的。

承瑞贝勒拍下这三块地,只是想争一口气,地在手上,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于是找到沈听白,希望与他合作,一起开采这片矿地。

沈听白回家向沈君山讲述了承瑞贝勒的想法,沈君山觉得他很有诚意。

既然决定要开采矿山,必然少不了地质学家的指导。

沈听白联系了几位国内有名望的地质学教授,要把他们接来顺远。

他们的这些行为势必会被日本人发现,为了安全起见,沈听白希望烈火军校能派人保护这些地质学家。

矿山开采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都是有着巨大利益的好事,张司令自然是支持的。

吕中忻派出烈火七子执行这项任务。

曾贤等人随同沈听白亲自到车站去接地质专家陈越教授和吴锦之教授,日本上将宫泽命令织田幸秀势必把这两个教授全部杀死。

织田幸秀派人暗杀两位教授,好在他们提前有准备,日本人并未得手。

接下来的时间,两位教授连同他们的夫人被安排在沈家两处私人住所,很是隐蔽。

日本人查找多日,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此计不成,再施一计。

织田幸秀派人抓了承瑞贝勒,想要以双倍的价格获取那三块地。

承瑞贝勒不答应,最终被害。

曾贤听说了这件事,也是感慨不已。

也许承瑞贝勒之前的确做了一些错失,但最后还是保住了王府的颜面,没有丢中国人的脸。

在承瑞贝勒这边吃了瘪,织田幸秀又把目标转向矿山。

抱着自己得不到就毁掉的心里,派人大肆轰炸矿山。

矿山那边死伤惨重,设备全被炸毁,此时传到了张司令耳中。

张司令亲自来到烈火军校,让烈火军校全面接管顺远商会旗下技工的安全保卫工作。

如果有人胆敢阻扰矿山的开采,烈火军校可以采取任何手段加以还击。

转眼一个月过去,矿山开采工作顺利进行。

学期结束前三个月,曾贤、谢襄、沈君山、黄松跟顾燕帧四人先其他人毕业。

至于工作安排,要等到其他学院都毕业之后才做安排。

这段时间,曾贤陪着谢襄去北京住了一段时间。

谢襄父母听了他们这几个月在顺远城的经历,对女儿的表现既骄傲又责备。

学员们即将毕业,两人告别父母重回顺远。

黄松一见他们就炫耀自己当了舅舅,姐姐给她生了个外甥女。

谢襄笑着说等有时间大家去看看他的姐姐跟外甥女。

另外一个好消息是郭书亭的。

他跟玉姐纠缠了几十年,终于成为了正是夫妻。

大家都不舍得离开军校,军校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