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兰(1 / 2)

这一年,兰花18岁,少安15岁,少平9岁,兰香5岁。

在农村,两年一个孩子是正常的情况,至于孙家兄妹几人之间的年龄差距, 尤其是少安和少平之间居然有六年之多,原因不说也罢,那年月,农村大都如此。

少安娘特意用油炸了辣椒,孙家这顿午餐,大家吃的都很满足,包括梁立雪, 黄原上面食的味道, 彻底征服了她, 目前正盘算着怎么学会了,回去好做给她爹吃。

第一碗饭盛出来,先给了文昊,让文昊又借机怼了孙少安一次,没想到他不但不恼,还乐呵呵的,马上给了他爹,作为当家人,他该有这个待遇。

这老倌(其实也不老,长年劳作显得老气)还想着谦让,他在家习惯性的喝稀的,吃黑的,被少安一句“爸,你就端起来吧,这是应当应分的,要不,思远哥又要怼俄哩”给挡了回来, 满是欣慰的吃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渐渐忘了的味道。

第二碗端给了少安的奶奶,然后是娘,等到文昊时,他把碗给了梁立雪,梁立雪又给了兰花。

少安给润叶端了一碗后,索性一股脑都盛了出来,然后大家一块吃,每人还分了一块咸鱼。

少安娘做的足够多,纵然有两三个大饭量,还是都能吃的饱饱的。

吃过这顿孙家最好,也是最早的午饭,时间刚到过十一点半。

田润叶央着她的少安哥送她去公社找同学,征得同意后,跑回家里,不顾她爸的心疼眼神儿,自己有车不骑,偏推着她爸那大梁上缠黑回绒的“永久”牌自行车给少安,自己坐在后座上,喜滋滋的就出发了。

文昊借口有事到公社去办, 也骑车随行, 梁立雪这次没有缠着,大度的说“你们去吧,我有事”,自顾自的拉着兰花就走了,让孙老倌有些无奈,家里能劳动的,让人给劫走两个,这一天算是毁了。

路上孙少安问文昊,既然你也到公社,还让我送干什?有这功夫他能挣好几个工分了。

文昊根本不回答他这有些脑残的问题,他只推说他办的事情多,带润叶不方便。

他算是看明白了,田润叶虽然喜欢孙少安,但那是源于自小形成的依恋,自己还没有觉醒爱情,或许她还不知道爱情这回事儿。

而孙少安更是把她当做光屁股长大的发小,当做亲妹妹,还没想过娶回家做婆姨。

他这次去公社,也仅仅只是需要“去”而已,他只是需要让人知道他去了公社了。

所以,到公社后,他说“你们忙完只管回去,不要等我”就分头走了,在土街上转悠了一会儿,见到东西就问价钱,顺手买了看得上的一些,一路慢悠悠的,不多会儿,就看到一个铁匠铺子。

从门外看进去,他看见打铁的是一老一少。

老的像是师傅,一只手里的铁钳夹一块烧红的铁放在砧子上,另一只手拿把小铁锤在红铁上敲打。

师傅打在什么地方,那个抡大锤的徒弟就往那里砸去,叮叮咣咣,火花四溅。

文昊进去,这两个人正趁热打铁,谁也没顾上看他。直等到那块铁褪了红色,被老汉重新夹进炉里的时候,这两个人才惊奇地打量起他来。

文昊忙问道:“老师傅,铁锅能打吗?”

“能!要多大的?”

文昊比划了一下。

“这么大的打不了,要翻沙铸锅,要的急么?”老师傅很懂,文昊要的是那种直径一米五左右的大锅,家里肯定用不着。

“也急也不急,您要能做,尽快就行。”

“不是自己用的吧,要的多吗?”

“学校用的,一米五、一米、六十等左右尺寸的,三种各来五口吧,都要圆底儿的,一米五、六十的再各来两口平底儿的,大水勺和炒勺也各来五把,还有平底儿得锅铲也来两把……”

文昊给他下了一个大单,老师傅递了一根烟过来,文昊接过,却没有点上。

“你们是哪个村的?”老师傅问。

“离这里不远,双水的。”

“你们那里人不多呀,加起来也才一百多户吧,用不着这么多东西呀?”

“学校用一些,最近要搞大会战,邻村也过来,提前准备些……”

文昊信口胡诌着,和老师傅攀谈起来。

果然是中原省的,书上说,黄土高原几乎所有的铁匠都是中原省人,不论走到哪里,都用自己的劳动技能来换取报酬,看来是不假。

农村就这样,当村里有一个人外出发了家,村里人会先学,然后是附近村的,然后镇里或者乡里,沾亲带故的出来一片。

这两位还是父子,还是来自中原省南边的驻马店人。

驻马店,离家不远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