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月下故人来(1 / 2)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103 字 6个月前

话音落下,金管家几乎气得晕厥了过去。

自己一把年纪了,居然被个小姑娘耍得团团转,还把老爷的计划给破坏了,回去可不知道该如何交代才好啊!

“既然珠子的事情已经论清楚了,官爷,可以放行了么?”

“这……”官差把目光看向金管家。

苏清玖心中冷笑,官商勾结,说的就是他们这种,金炳可真是不闲着,为了置她于死地,几次三番地暴露自己在官府的影响力。

不过,他可打错了算盘。

苏清玖将那官差请到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玉佩来。

玉佩之上,大燕皇室的标志金灿灿地闪着,那官差也是心虚,早就听说了,之前六皇子来金陵,与苏家三小姐关系匪浅,如今苏姑娘拿出了皇家的玉佩,他不得不提防呐。

“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还是放人吧!”官差无奈,即使是金老爷的交代,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之下,也不能够轻易地抓人,不然实在是不好交代呐。

金管家愤愤离去。

生丝在苏清玖的护送之下,顺利进了金陵城,一路来到了织染厂。

织染厂经过排查,又新收了一些工人,如今已经慢慢地运作了起来。

春儿和雪晴负责在织染厂上监工。

马车到了织染厂的大门口,雪晴和春儿已经在那里等了多时了。

“姑娘,您可算是回来了。”

雪晴上前来搀扶,不等苏清玖下了车,便开始诉衷肠了。

春儿比较内敛,站在后头望着,可目光却始终在苏清玖的身上,等她下了车,安静地凑到了身边过来。

“姑娘这一路辛苦了,昨日只您进城,本要来看望,可您来去实在太匆忙了一些。”

“非常时期,不必拘泥于这些虚礼!”苏清玖告诫道。

“嗯,正等您回来呢,有一桩喜事,还要请您来定夺才是。”雪晴将这些日子里织染厂的情况汇报了一番,又说道:“您昨日带回来的这批人,有个姑娘,名叫晓芸的,从小就擅长织物,她说自己只要摸一遍,便能把那锦缎的织造方式给复原出来。

奴婢原本也是不信的,可是她不服气,当着大家的面,真的一匹墨竹暗纹锦给复原了出来。奴婢想,若是有这位姑娘加持,我们不用召回那些老师傅,也能复原出我们苏家的云锦款式了。”

苏清玖喜出望外,当即便要见见这位叫晓芸的姑娘。

只见她不过是十五六的模样,生得清瘦,瓜子脸,高个子,罥烟眉,多情目,看上去乖巧懂事儿。

“你就是晓芸?”

“回姑娘,我是!”

她一边回话,一边下意识地就要做行礼的动作。

苏清玖皱了眉,又将她打量一番。

不卑不亢,仪态端正,几乎下意识地就站的稳健,微微躬身,这可不像是难民的出身。

“以前是做什么的?”

“回姑娘的话,家里做农活的!”

“撒谎!”苏清玖眉头一竖,加重了语气。

晓芸虽然也有一些惊慌,却并不似别人一样跪下来求饶,只是低着脑袋,不说话。

“你主子是这样教你规矩的?”苏清玖本也不是故意凶她,放缓了语气,走到她面前,用手抬起了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视自己。

晓芸紧张地往回缩,颤抖着道:“您……知道了?”

苏清玖莞尔一笑,放开了她,望了一眼窗外西沉的日光,想到那个男人,那个晚上。

他们吹着从长江飘来的风,站在那栏杆前。

他淡淡地说:“虽是一群难民,但或许有一两个手艺不错的,或许能用。”

苏清玖随意地应和了一句:“但愿吧!”

如今在这一刻,思绪一下子被串了起来。

她忽然低声笑了笑,嘴角扬起弧度,暗暗念道:原来,你是以这种方式,给我送援助么?

“既然是他的人,你便安心呆着吧!随我来的这些人,都是他安排的?”

“不是,主子只安排了我过来襄助姑娘,其他真的是从豫州招来的难民。”

“也难为他了。”苏清玖心情大好,脚步都带了风,顷刻之间,做出了安排。

“织染厂里,一共还有六七位师傅,日后,都由这位晓芸姑娘带领。以后,你主管设计,每月至少要出一个新款的布料,画好图样,做好样品,到我这里审核。几位老师傅年纪虽大一些,经验却很足,叫他们挑选几个能用的接班人,把织染的手艺传下去。从即日起,所有人,早上半日用来学习提花、织染等技术,下午完成一些常规款式的生产。

晓芸,你尽快将已有的图样统计好,按照颜色装订成册,送到苏府!”

晓芸姑娘听了这么一大段,非但没有晕头转向,反而十分自信地应了一声是,便自去忙自己的了。

苏清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看着晓芸姑娘的背影,若有所思。

此时最难熬的莫过于雪霁这个好奇宝宝了,她忙追问道:“姑娘,他是谁啊?这晓芸莫不是谁派来的?”

“她主子神秘,你不必知道。”

“哦!”雪霁悻悻!

雪晴懂事地给苏清玖沏茶,又呈上了这些日子以来,织染厂出货的账目,温柔地笑着道:“不管是谁的人,只要能帮姑娘解决眼前的大麻烦,便是好的。这晓芸姑娘,可谓是天降福星,真帮姑娘解决了眼前困局呢!”

“嗯!”苏清玖竟不吝承认了。

其实,就算没有这个晓芸姑娘,她心中也有了计谋,能把被挖走的老师傅给挖回来。

不过,有了晓芸,事情总是更好办一些的。老师傅一辈子也就是吃个死手艺,可苏记布行若想继续发扬光大,只守着以前的辉煌是远远不够的,晓芸的创造力才是她最看重的。

有晓芸帮她看着织染厂,她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去对付金家了。

苏清玖从织染厂出来,轻装准备回苏府,几日没有回去,倒是怪想母亲他们的。

只是经过玄武门的时候,心中忽然冒出一个主意,叫人改道出城一趟。

恰好那城门还有两刻钟才关闭,她便心血来潮,叫人出城去。

“姑娘,这个时候出城去,恐怕待会儿赶不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