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5章 王井羽的诗号(1 / 2)

桃源村不是一个普通的村子,看到的表象也远不是所认为的那般简朴。

就像目前玩家已知的,公输莲家下方有一条地道,深入其中后会发现一个地下熔炉,而张老汉家的下方就是一个毒窟,誊养着一些危险可爱的小动物。

至于阿黄镇长则是建造了一个水牢,这里不仅适合关一些不讲武德的武者,更适合做一些奇奇怪怪的试验。

“所以,他这是什么情况......”秦凡打量着身前的华无生,灰寂的双眸,破旧的衣衫,面部僵硬到已经与一个死人毫无区别。

阿黄镇长的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尴尬,原本他是想凭借自己的多年经验,结合自家小李妹子擅长的阵道,将其布置成可移动的阵眼。

以此可以自行催发华无生那强大的天绝剑气。

但没想到华无生比预想的还要难搞,不仅在试验的过程中爆发出剑芒将小李妹子击伤,甚至因为没有冥尸教养尸秘术压制的关系,隐隐有自爆的迹象。

最后他花费了大功夫才将其稳住,当然此刻的华无生也如同一个一点就着的炸药桶,稍有不慎就能在原地掀起一股达到灭城级以上威力的剑刃风暴。

“咳咳,按理说一般被冥尸教当做金尸来操控的大宗师强者,都会被冥尸教给折腾的只留下一缕念头。

但华无生不一样,他很倔强,一心求死,如果用一些太粗暴的手段,很可能会将其完全毁掉。

所以想操控他就非常困难,如果是擅使精神力的大宗师说不定会有法子。”

秦凡微微皱眉,果然还是要化作自己的养料啊。

而就在此刻,华无生那暗澹的眼眸却莫名浮现出一丝光彩,虽然只有一瞬,却被在场的几人都注意到了。

“咦?没有强行自爆吗?”阿黄镇长一掌都准备拍出来了,但当发现华无生的眼睛就是唰的亮了一下,并未有什么动作,他又堪堪将手掌收了回来。

“你说他很倔强,一心求死?”秦凡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这路上他也没闲着,已经从夜府那里调阅了关于华无生的资料信息。

华无生,本名不祥,因其天生绝脉的关系,自己改名为华无生,当其在剑道方面展现出的卓越天赋后,被天剑门破例收入其中。

天剑门掌门·碧破穹评价过他拥有一身剑骨和一颗天生剑胆,可惜这绝脉绝了他的未来。

碧破穹因不忍这种杰出之才就此陨落,耗费自身功力为其强行续脉,但这只能解一时之困。

直至华无生翻阅门内的无数典籍,领悟了天绝剑气,以此将自身炼就成一柄剑,才得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也是因此他被肆意横行的冥尸教给盯上了,以不断诱杀天剑门弟子为饵逼他现身,为了不拖累师门,他叛离天剑门与冥尸教五位大宗师誓死一战。

最终造成一死两伤后,被冥尸教所擒,生死不知。

天剑门也因此一改往日孤行独傲的作风,主动与大玄皇朝进行联姻,由掌门之女·碧阮竹嫁于一位权势列侯。

但于十几年前,那位侯爷被神秘人物所杀,因当时处于大玄最乱的阶段,所以凶手至今都未找到。】

情报并不多,可也能分析出很多问题。

至少秦凡确定的是,这种人若有一丝机会都会努力求生,也是因此被冥尸教折腾了三十年他的意识还未完全沉寂。

“老黄,你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是吗?”

阿黄镇长干咳一声道:“额,这个,如果轸宿传人在的话,说不定能够编造一段虚假的记忆,以此控制住对方。”

秦凡摇了摇头:“风险太高,假的始终是假的,而且这样的记忆很容易产生冲突,到时候只会引出更大的祸患。”

阿黄镇长叹了口气,他有些依依不舍的看向华无生,多么俊的小伙子,如果能控制住的话,绝对是一大助力啊!可惜了

“老黄,没事的,这种不死不活的人更有价值。”作为亲眼目睹过秦凡各种吸吸吸的王井羽已经猜到了秦凡的心思。

既然无法操控,那就化作养料好了,反正不浪费就行,只要不浪费就是赚到。

“庄主出手吧,我们会压制住他!”王井羽神色一凛,当即将阎罗战匣都取了出来。

一直默不作声的风陌也握紧了腰间的刀柄,阿黄镇长虽有些不明所以,但也开始汇聚起周身魔气。

只留下秦凡有些懵逼的看着三人,随即他微微摇头道:

“对待华无生这种人,还是要给予其一条生路。”

“啊?”x3

“老黄你压阵,一旦发现不对立马将华无生强势镇压,老王,风,以一缕精神念头寄托在我身上。”

“庄主,你要怎么做?”

“刚才你不是说了吗,如果是一位擅使精神力的大宗师说不定会有法子。”秦凡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在领悟武道真意·真实的假面过程中,他可是跟一位高手学习解决了关于精神力方面的种种难题。

再加上他的精神力已经突破到意念高境,真论其来的话,说他是一位擅使精神力的大宗师并不为过。

“庄主要出手了吗!”王井羽眼底闪过一丝热切,或许他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中包含着一种坚定的信任。

这让本来还有些担忧的阿黄镇长顿时止住了继续问下去的打算。

同时他也准备事后跟王井羽好好聊聊,因为他觉得王井羽发生了一些变化,这变化的源头毫无疑问就是秦凡。

所以这次的决战过程中,一定发生了某个重要的事件。

而这两天他一直忙活关于华无生的事情,对于外界的情况一概不知。

“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秦凡深吸了口气,随即一指点向华无生的眉心,“以我的精神力为引,你们要牢牢跟上。”

说完这句话后,秦凡便闭上了双目,王井羽和风陌也是一样,他们的一只手掌搭在秦凡肩上,一时之间这本就幽暗的水牢中的氛围也变得逐渐凝重起来。

......

我叫华无生,我在经历一场无休止的轮回,每一次我都需要屏蔽记忆沉浸其中,因为我需要铭记那股恨。

我很怕时间的推移会让我的仇恨磨灭,因为我清楚恨没了,我的意识也会逐渐消亡。

即使对我而言,那一场战斗只是让我经历一遍又一遍的失败,让我重复体会到那被悲哀填满的绝望,但我还是要继续下去。

这是我唯一能够想到活下去的方法。

我很确定我还活着,即使是以一具被人为操控的傀儡而活,我也不会放弃这道希望。

只是最近我有些坚持不住了,潜藏在精神海深处彷佛又多出了一个我,他不断地让我放下,让我一次性爆发出体内所有剑气毁灭周边的一切。

如蝼蚁般挣扎求生,不如痛痛快快的去死!

可我不甘心,我很确定自己死前的一搏会与那个叫卜弃白的冥尸教大宗师同归于尽,但从始至终我想让之死无全尸的就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