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1 / 2)

木屑和炸裂的瓷砖四下飞溅,一枚实心弹丸擦着乔恩的头顶掠过,帮他清空了后门,现在他不需要再费劲亲自开门了。

乔恩站在滂沱大雨中,望着一片漆黑的城市,突然感到无比迷茫。

这里是墨乡镇,合众国的内陆城市,最近的大海距离这里起码有几百公里。然而几分钟前,一艘海盗船用大炮轰开了他的家门,一群穷凶极恶的亡灵海盗和家里养的肥猫展开了殊死搏斗,从院子那里传来的声音判断,占上风的好像还是自己家的猫。

这世界上能有比这更魔幻的事吗?真有,那就是他刚刚从卧室一路跑出来,才发现要是他想继续跑路,起码得准备一艘快艇,皮划艇或者之类的东西。再不济也得是个游泳圈,因为他乔恩不会游泳。

湍急的水流,水下暗藏的漩涡和暗流,更不要说几分钟前从他面前飞速游过的几条水蛇,都让乔恩在心里重新定义了“内陆城市”这四个字。

炮火的轰鸣再度自屋子后面传来,接着那些海盗又唱起了那首该死的歌谣,急匆匆的脚步混杂在雨点之中,有人追上来了。

乔恩四下张望,然后小心的躲到了路边的邮筒后面,他两腿的膝盖都已经没入水中,必须紧紧抓着邮筒才不会被水流冲走。

“乔恩?艾伯克,该出来喽!有位和蔼可亲的老先生想请你吃晚饭。”

沙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伴随着一连串阴沉的笑声。乔恩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几分钟后那个海盗似乎失去了耐心,开始疯狂打砸起门和窗户。

乔恩眼睁睁看着自己摆在门口的衣帽架被从窗户丢出来,掉进路上的水流中,转眼就被冲得不知道去了何方。那个海盗在发泄过后似乎放弃了搜寻,脚步声又朝着屋子里面去了。

公寓楼内开始逐渐亮起光芒,大都是幽幽的鬼火,那些海盗肯定找来了更多煤油灯,准备在屋子里搜寻自己的下落。

乔恩对自己听从加菲猫的警告感到庆幸,他艰难的挪动身体,借助屋子里透出的微弱光点辨认周围的事物,试图寻找可以利用的东西。

接着他注意到邻居汤普森先生的车库大门还开着,可能是因为泡水短路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被海盗船炮击的动静吓到,汤普森先生连夜跑路了。

不管是哪种情况,那里都是乔恩下一步的目标,他隐约记得这位好邻居是户外运动爱好者,尤其喜欢漂流,车库里长期备着一艘皮划艇。

深吸一口气,乔恩松开抓着邮筒的手,身体下蹲,依靠水流的惯性带着自己向下游的方向而去。在接近位于下游的汤普森家门时,他拼命抓住门口的栅栏,稳住身形。

“上来了,也没有那么难。也许我当时该去参加运动会的。”

乔恩把自己拽到了邻居家的草坪中,回头为自己通过这段不到10米的距离感到沾沾自喜。

他回过头,发现隔壁的公寓里的光亮变得更加密集,时间不多了,要是被发现自己没有躲在房屋里,指不定那些海盗会做出什么事情。乔恩没有犹豫,喘息片刻便快步冲进了汤普森先生的车库里,对方那辆帅气的越野车还停在这里。

从墙上挂工具的地方摸到一个手电筒,乔恩小心地搜索起这间车库。好在那艘皮划艇就绑在车库后半段的墙上,旁边是一个吊床。

乔恩激动地跑到皮划艇便,尝试解开系着它的绳子,然而手电筒的光在这个过程中四下晃动,照到了隔壁吊床上。

一对幽绿的鬼火立刻闪了起来,躺在这里的亡灵海盗被吓到,直直滚下吊床。它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举起弯刀,第一次还举反了,用刀柄对着乔恩。

“不,不许动!”

“……你的刀拿反了。”

“谢谢提醒。”那海盗又匆匆忙忙地调转过手里的武器,一转头乔恩已经不见了,还顺带熄灭了手电筒,整个车库再度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别这样,伙计。我们得商量一下,你别告发我在这睡觉的事情,我就保证在押送你的时候保证你的完好怎么样!”